闲谭 ▏夜宿珠峰大本营

大本营眺望珠峰




许多朋友在后台留言,让我有时间聊聊自驾西藏的故事。

眼见春节快到了,人也就松了下来,今天就来这么一篇,权当分享一下吧。

我与西藏有着极深的情感交织,雪域高原就是我的心之所向。几十年来,也就这么一直没完没了的行走着。

下面讲的是我在2016年自驾阿里大环线的一段经历——宿营珠峰大本营。


……


猛然醒来,晃晃头,不疼,动动身子,满是很舒服的感觉。

伸手抓过床头柜上充着电的手机看时间,2016年8月24日6:15分。

居然在这海拔4000的地方,一觉睡了七八个钟头,似乎比在成都还休息得好些,不禁竟有些得意,我与这雪域高原是亲近的。

日喀则是我第二次来,第一次是十七年前的1999年。


醒了,就不想再睡了。忙打开微信页面,朋友圈内居然活跃得很。

正欲批复一条条来不及阅读的奏章,忽然,住在隔壁房间的伙伴理查德森教授发来语音消息,忙点开,只听得这声音软软的:平哥,我头疼,可能遭了……


赶紧起床、洗漱。

简单收拾好行李,把帽子、防寒衣服等系列保暖设备附加在身上,就去看看教授。


理查德森是医学教授,自有应对之策,需要的是我的精神抚慰。摸摸他的头,问问情况。教授称,心跳脉搏都还正常,应对感冒、高反的药都吃了。

我摸出高原安,让他加量多吃两粒。想想,为预防万一,自己也吞服两粒。

今天的目的地是海拔5300的珠峰大本营,并且要在那儿呆一宿,教授似乎有些担忧。


我盯着他的眼睛,忙安慰打气道:你完全没有问题,雄势得很。

教授:嗯,我也觉得,不过待会儿上车还是要吸几口氧。

我说:想吸可以吸几口,不过能坚持最好还是别吸。

教授:那我就只整两口嘛……

我:那就只整两口!

说明一下,理查德森是地道的中国人。


这里家旅店不管饭,就去隔壁子的一家饭店把早伙食解决了。

计划是先去扎寺伦布寺看看,然后直奔珠峰大本营。


扎寺伦布寺是一定不能错过的,它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四大寺庙之一,里面有个“释颂南捷”灵塔祀殿,供奉着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的肉身佛像。

据说肉身佛还在继续长着头发。


在西藏,最大的建筑物就是寺庙。整个藏区全民信佛,孩子很小的时候,被大人背在背上就跟着转经,磕头了,这种及其虔诚让人震撼。


这时,老天忽然下起了淅沥沥的雨,还挺密。

从扎什伦布寺出来,就直奔珠峰而去。


在西藏自驾,完全是个磨性子的活儿,一路限速厉害得很,从拉萨到日喀则一线,挺好的路面居然限速35公里/小时,折磨啊!

无数的检查站,永远是要领取路条的,上面会有区间的行驶时间。

回想二三十年前来西藏,路况虽差,却是可以自由敞欢的狂奔。

现在去西藏自驾就是散步。


雨越下越大,还夹杂着凌厉的风,稍一开车窗透气,便被刺个激灵。



随着海拔高度的增加,有的地面还起了冰凌,滑的很,只能小心的在盘山公路上爬行着。


走着,太阳又出来了,路面也变得干爽了。

田野在太阳的照耀下,明亮而清晰。路边还残留了些油菜花,不高,矮矮的。黄色的花让这原野变得生动、美丽起来,很好看。


驱车在无垠的旷野中,期间的感受又岂能是图片与文字所能表达?

也许又是一种情怀,或许是一种自我挑战,亦或是心灵与雪域迷城的契合?

不管怎样,我就是痴迷这片高原,一次次地去而复返。


午饭是在定日县一个叫白坝的地方吃的,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半了。

老板是成都大邑县安仁镇人氏,饭店的招牌是“成都庄园酒家”。

点了二荆条炒的虎皮青椒,麻婆豆腐,番茄炒蛋和素菜汤,都是下饭的。



免费的泡萝卜不错,地道四川泡菜,弄了他两大盘。


老板挨着我坐下,私语,能否在大众点评上给个五星,我回答:莫门忒,还能在朋友圈给你来上一条。

老板有点兴奋,就又往汤里加了把大白菜。

我拍拍他的肩膀:谢谢。

老板一副很大气的样子:说那些,不存在!


还是替他广告一下:

【成都庄园酒店】:吃住停车有wifi。

老板姓周,电话13628923570



吃罢上路,教授要求上岗驾驶。自此,教授安然复活。



一路前行不赘述,珠峰景区大门赫然矗立眼前。这门显气派,估计花了不少钱。



买票进门,银子760元。

此处距珠峰大本营尚有110公里。


过山门后径直向珠峰脚下驶去。

这里路有些窄,弯弯曲曲的,路面也有许多坑洼。

翻越加吾拉山口,海拔5198公尺。



这里是中国境内唯一一个可以看到5座海拔8000米以上山的地方。

从这里向珠峰眺望,白白的雪山浮现在眼前,迷幻色彩,勾人心魄,美哉,壮哉!心里不由得有些激动。



看看时间,八点,天已暮黑。继续前行,著名的绒布寺到了。



绒布寺是这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,这里也可以住宿,不过我们还是愿意选择在珠峰大本营,追求意义嘛。


从绒布寺往前开,约十多分钟就到了珠峰大本营,这里海拔是5200。

这个季节来这里的人不多,许多帐篷都空着。见我们上来,一群藏族人就围了过来。


一个中年藏族汉子把我扯到一边,说优惠你们,一晚每人只要80钱,我们和他讨价,最后60成交。

进了帐篷,见里面四周是一圈床铺,上面是被褥,也没见其他人。



屋子里有个铸铁的火炉,火旺旺的,很暖和。炉子里烧的是牛粪,味道有点大,却并不特别难闻。


水烧开了,我们就把带的方便面和自热饭拿出来,准备晚餐。汉子盯着自热饭,我问他要不要来一碗,他问多少钱,教授用藏调回答,藏汉一家亲,不要你钱!

汉子吃了一碗。


藏族汉子话不多,汉话说的也不流利,但也不妨碍推销他的石头和珠子,就一直围着我们默默地转。


见我们没有购物热情,倒也不纠缠。转而指指我们的手机,问卖不卖,得到拒绝后也不气馁,接着又问相机卖不卖。

估计天天守着珠峰也是寂寞,就喜欢做点买卖,挺有意思的。


一天下来大家都有些累了,我们简单的吃过晚饭后,又喝了会儿茶,就在帐篷里把自己带来的睡袋铺好,也没脱衣服,钻进去就不动了,脸脚也懒得洗了。

偌大的帐篷里就睡了四个人,我们仨和藏族老板。


睡袋我钻进去有些嫌小,盖上的被褥和大衣老是往下掉,我只得蜷缩着,不想动。

头有些痛了,感觉心跳得也很快,要蹦出来的感觉。估计今晚想要入睡挺难的。

不禁想起朋友刘建的提醒,珠峰大本营宿营对所有人都是个严峻考验。

刘建是华西都市报记者,攀登过珠峰,绝对的勇士!


急着想睡却又偏偏睡不着,倒有了小解之意,就起床穿上大衣走出帐篷,在这空灵寂静之处作了方便。


罢了,看看时间已是快一点了,抬头仰望夜空,只见星星点点,布满了整个夜幕,离我竟是如此之近,仿佛伸手可摘。



这种星空压顶的感觉让我尽情陶醉其中,不忍离去,遂取出相机、三脚架,拍星空。

一个人折腾近三点,想着白日里还要赶路,就又回到帐篷。


合衣躺在铺上,把大衣被褥等御寒什物堆在身上,让自己混沌起来,半睡半醒地等待天亮。


六点,闻听教授起床,也就起了。询问教授休息的如何,教授用手指指发青的眼眶,摇摇头。


用矿泉水简单洗漱了一下。就又忙着拿上相机脚架去拍摄珠峰。


晨色中,珠峰被厚厚的云遮掩着,隐隐约约的,就耐心等待着。


过了一会,云渐渐散去,珠峰整个显露出来。



让人预想不到的是,奇观珠峰旗云就呈现在眼前。

用教授的话讲,这真的是人品大爆发。


静静地凝视着白雪皑皑的珠峰,离她近在咫尺的我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,珠峰对我来说是个梦想,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,当她静静的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被深深到震撼了。


今天的珠峰显得格外安静,我们差不多拍了四十多分钟,珠峰才被慢慢飘来的云给重新缠绕上。


期间正拍着,忽有一男子过来,说是相机有问题,拍出来的所有片子都是黑色的,让我替他看看。

拿过他手中相机,原来是佳能的,说真的,我对这款机子也不熟。

摆弄几下,原来是设置成B门了,就给重新设置了。

他接过相机,一试好了,于是千恩万谢。

罢了,还告诉我他是温州的,让我以后去温州找他。没想到在珠峰脚下也能有机会做好人好事,挺愉悦的。


此时,天色大亮,珠峰大本营四周一片白茫茫的,很空旷的感觉。

把行李收拾好装车,又去捡了些珠峰脚下的小石头,带回家做纪念。


据说这些石头可以保平安的。


上路。


每次从高海拔往低海拔走都是轻松积极的,加之大本营到山门一线没有限速,我们也就沿着崎岖的盘山道一路狂奔而下。

再次回眸俊俏神秘的珠峰,依依惜别而去。


下一个的宿营地:萨嘎。
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